<var id="t1jfv"></var>
<ins id="t1jfv"></ins>
<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listing id="t1jfv"></listing></strike></var>
<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var>
<cite id="t1jfv"><strike id="t1jfv"><thead id="t1jfv"></thead></strike></cite><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video id="t1jfv"><thead id="t1jfv"></thead></video></var>
<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var>
<var id="t1jfv"></var>
<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var>
<cite id="t1jfv"></cite><menuitem id="t1jfv"></menuitem><var id="t1jfv"></var><cite id="t1jfv"><strike id="t1jfv"><listing id="t1jfv"></listing></strike></cite>
<menuitem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menuitem>
<ins id="t1jfv"><span id="t1jfv"><menuitem id="t1jfv"></menuitem></span></ins>
首頁 > 新聞 > IT資訊 > 正文

熱點在線丨一則令人“費解”的特斯拉召回

2022-12-03 19:37:13來源:經濟觀察網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周菊 最近特斯拉在中國頻繁召回。其中最新且規模最大的一則召回是在12月1日,當日根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的消息,由于示廓燈可能無法點亮存在安全隱患,特斯拉召回部分國產Model3和ModelY電動汽車,合計超43萬輛。這超過了特斯拉全年在中國召回數量的一半。據經濟觀察報記者梳理,特斯拉今年在中國已發起六次召回,合計召回79.16萬輛。

但有意思的是,在諸多的召回中,最受關注的并非這則規模最大的,而是發生在一周前的另外一則,而其引起業內關注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特斯拉在召回公告中的表述,似乎與此前多位車主控訴的“剎車失靈”有一些聯系,也被部分人認為是特斯拉首次承認車輛失控的存在。


(相關資料圖)

11月25日,特斯拉發布召回計劃表示,將召回生產日期在2013年9月25日至2020年11月21日期間的部分進口ModelS、ModelX電動汽車,共計6.77萬輛。特斯拉表示,此次召回的原因是由于軟件問題,可能出現動力電池電壓感測回路反饋電壓與電磚真實電壓不一致,導致電池管理系統誤判,車輛屏幕顯示“需要維修”、“安全停靠車輛”等警示,車輛會逐步停止動力輸出,極端情況下可能增加車輛發生碰撞事故的風險。

對此,特斯拉給出的解決方案是通過汽車遠程升級(OTA)技術,為召回范圍內的車輛免費升級軟件。特斯拉指出,升級后的車輛增加了感測回路電壓誤報的判斷能力,在極端情況下如果在行駛過程中檢測到電壓感測回路異常,車輛會保持持續的動力輸出直到當前駕駛循環結束并駐車,建議用戶按照車機提示將車輛駕駛至安全位置或靠邊停車。

而其中的“車輛會保持持續的動力輸出直到當前駕駛循環結束并駐車”引起高度關注,由于包含“持續的動力輸出”等關鍵詞,此次召回被猜測或與之前多位特斯拉控訴的剎車失靈案情況吻合,尤其是在近期潮州特斯拉事故發生后,社會對特斯拉剎車相關信息非常敏感。

特斯拉這一召回與“剎車失靈”事故是否相關,以及公告中的專業表述背后,是何種嚴重程度的廣泛質量問題?

或與車輛失控事件無關

“根據(召回公告)描述,應該電池管理系統BMS有問題,目前來看和剎車系統沒有關系,如果涉及剎車問題會和這個描述不一樣,剎車應該是I-BOOSTER和ESP以及VCU匹配問題。”一位曾在某國際知名零部件供應商有多年工作經驗的制動系統工程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分析道。

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教授李彥夫撰文表示,據初步研判,根據特斯拉該BMS系統最初的設計思想,應該是由控制器直接下達指令給執行器,但是由于沒有設計任何管控機制,從而有可能造成“出現動力電池電壓感測回路反饋電壓與電磚真實電壓不一致,導致電池管理系統誤判”情況,也就是在汽車的動力電池還處于健康狀態下的時候,系統仍然有可能會發生誤判,認為某塊電磚存在故障。而其實際的響應方式是,直接切斷車輛的動力,車輛會在駕駛員沒有制動的情況下迅速減速,直至停車。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備受爭議的“車輛會保持持續的動力輸出直到當前駕駛循環結束并駐車”的描述,結合其召回的上下文語境,這并非是特斯拉對召回問題的描述,而是其為了改進召回問題,而可能出現的情況。

因此,應該可以理解為,“車輛會保持持續的動力輸出直到當前駕駛循環結束并駐車”,是指升級后的車輛在檢測到電壓回路異常后不會再突然切斷動力,而是保持動力輸出直至車輛行駛至安全位置再切斷動力。并非一些人認為的“持續輸出動力直至撞停”。

李彥夫指出,根據特斯拉的這則召回公告,在OTA以前,當BMS系統發現電池有問題,會馬上切斷車輛的供電,導致車輛迅速停車;OTA后,當BMS系統發現電池有問題,則不會切斷車輛的供電,而是立刻向司機發出警示,提醒司機根據實際路況進行停車檢查。“保持持續的動力輸出”的用法在召回公告中顯然造車了許多人的誤解。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這則召回公告與特斯拉此前多起車輛失控事故可能沒有太大關系,但公告中反映出的問題仍具有非常高的危險性,如果駕駛員駕駛問題車輛正常行駛在高速路面上,同時高速路上車流量較大,此刻若發生了BMS對電池健康狀況的誤判,將造成車輛的緊急減速,很有可能造成后果嚴重的碰撞事故。而特斯拉在公告中指出OTA后仍可能發生極端情況,這表明其召回后的處理或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電壓感測回路異常的問題,仍然留下了不小的安全隱患。

此外,特斯拉此次召回的車輛生產日期最早能追溯到2013年9月25日,意味著在九年內,無論是特斯拉內部的設計團隊,還是外部機構,都未能及時發現并敦促特斯拉對該設計漏洞進行改善,表明特斯拉對質量方面的追溯和管理也存在一定問題。

從行業來看,為何此類設計上的缺陷會出現在特斯拉這樣的量產汽車上?李彥夫指出,這與我國尚未啟動與汽車軟件安全相關的第三方評估機制有關,其建議應該通過設立一個中立的、專業的汽車軟件設計評價機構,對此類安全相關的軟件設計進行評價,以補上這個缺口。

備受質量爭議的特斯拉

經濟觀察報記者梳理市場監管總局信息發現,進入2022年以來,特斯拉在中國市場已發起6次召回。截至目前,2022年特斯拉在中國市場召回的車輛累計約79.16萬輛。這個數量是其今年前10月在中國的銷量(33.5萬輛)的兩倍多。

在召回原因中,涉及車輛的后電機逆變器功率半導體元件問題、車輛的熱泵電子膨脹閥定位問題、安全帶可能無法發揮約束作用問題,以及此次的電池電壓感測回路反饋異常問題等。其中,除了安全帶卡扣裝置可能存在的問題,車主需要進店檢查維護。其它問題特斯拉都表示可通過遠程OTA的方式解決。而安全帶卡扣裝置可能存在的問題,被認為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純機械錯誤,反應出特斯拉的安裝和質檢方面存在問題。

除了密集的召回,在消費者層面,特斯拉也面臨多起質量訴訟和糾紛,最近備受關注的一起是潮州特斯拉案件。11月5日,廣東潮州一車主駕駛特斯拉ModelY試圖停車,停車失敗后車輛突然失控加速行駛兩公里,接連發生兩起車禍,連撞4人,造成2名行人身亡,3人受傷(含駕駛員)。車主方指出特斯拉出現了突然加速、制動失靈的問題,導致事故發生。但特斯拉則指向車主未踩下剎車,并有誤踩把電門當剎車的可能。目前案件還在調查中。

此前2021年上海車展期間的“女車主維權”事件,亦廣為人知。據當事人張女士描述,2021年2月,她在與家人駕駛該車輛出行時車輛剎車失靈,接連追尾兩輛車,導致車內兩人受傷。據悉,該案件目前仍沒有處理結果。

根據對車主的采訪,對事故的調查均卡在了特斯拉不能提供完整后臺數據上。“我們現場要求特斯拉提供車輛的后臺數據,特斯拉方面沒有表態,我們不認同此次鑒定”。近日,潮州事故車主方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其或將對鑒定進行申訴,并要求共享包括車輛黑匣子(EDR)和后臺數據。而張女士近日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其與特斯拉之間的案件還沒有解決,特斯拉還是沒有提供完整的數據,目前在走法律程序。

特斯拉方面則一直表示積極配合警方調查,提供相關數據。去年5月,特斯拉還宣布正開發車主數據平臺,以供所有車主自由查詢獲取車機交互的數據,預計年內上線。但從其與車主之間的數據糾紛仍在持續分析,特斯拉數據的完全開放可能還未實現。

頻發的召回和與消費者的糾紛,似乎并未影響特斯拉在中國市場的良好表現。今年前三季度,特斯拉在中國市場累計銷量為31.81萬輛,同比增長55.4%,已接近去年全年的銷量。市場終端層面,特斯拉近期發起兩次降價,或將帶動其銷量進一步增長。不過,近期特斯拉剎車失靈事故頻發,被認為可能將影響其接下來11月以及12月的消費者購買意愿和銷量數據。

關鍵詞:

責任編輯:hnmd003

相關閱讀

相關閱讀

推薦閱讀

AG电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