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1jfv"></var>
<ins id="t1jfv"></ins>
<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listing id="t1jfv"></listing></strike></var>
<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var>
<cite id="t1jfv"><strike id="t1jfv"><thead id="t1jfv"></thead></strike></cite><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video id="t1jfv"><thead id="t1jfv"></thead></video></var>
<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var>
<var id="t1jfv"></var>
<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var>
<cite id="t1jfv"></cite><menuitem id="t1jfv"></menuitem><var id="t1jfv"></var><cite id="t1jfv"><strike id="t1jfv"><listing id="t1jfv"></listing></strike></cite>
<menuitem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menuitem>
<ins id="t1jfv"><span id="t1jfv"><menuitem id="t1jfv"></menuitem></span></ins>
首頁 > 新聞 > IT資訊 > 正文

百事通!硅谷科技大廠掀裁員潮,人才回流華爾街

2022-12-05 09:48:45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李愛琳 責編:戚德志

疫情期間科技企業大肆擴張,以高薪厚職搶人,兩年后硅谷大裁員令不少人才回流華爾街。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2020年夏天,程夕(化名)和許多程序員一樣順應科技大廠擴張態勢,由金融機構成功“上岸”谷歌。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這一波硅谷裁員潮之中,自己暫時未受波及,但強烈的危機意識驅使他早做準備,近幾個月已在尋找機會,只是明顯感到就業市場寒氣逼人。

“前幾周才面試了美國外賣巨頭DoorDash,但今天剛得知,與我接觸的人力資源專員被解聘了,換工作的事也就沒了下文。”程夕表示,除了潛在崗位大大減少,薪酬也普遍縮水。“今年年初,我的前同事獲得亞馬遜錄用,對方提供40萬美元年包,但前兩個月我面試相似的崗位,整體薪酬包直降至32萬美元。”

程夕的經歷在2022年的硅谷并不是什么新鮮事。

科技大廠過度擴張且錯估形勢

當地時間11月9日,臉書母公司Meta宣布裁員逾1.1萬人,占員工總數的13%。該公司CEO扎克伯格在公司內部會議中致歉,承認其錯判形勢,認為疫情期間在線增長將會持續。“這是我運營公司18年以來最艱難的決定之一,該決定無疑將給你們的人生帶來重大影響。”扎克伯格說。

一周之后,亞馬遜證實擬裁員1萬人,影響大約3%的企業員工;而谷歌據報正醞釀裁減1萬名員工,占全球員工總數的約6%;就連全球市值最高的企業蘋果也難以獨善其身,媒體爆料該公司已凍結各部門招聘,并可能持續至2023年9月。

在匿名職場社交軟件Blind上,受到裁員影響或未受波及的互聯網打工人紛紛發帖表達職場焦慮。據第一財經記者所見,題為《沒有哪家公司是安全的?》《為何經理和總監總能免于被裁?》享有較高熱度。

總部位于硅谷的Blind見證了科技企業疫情至今的興衰,該公司公共關系主管陳志健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科技企業難以準確把握用人需求,疫情期間過度擴張。他以Meta為例,2012~2019年七年間,員工總數增長至4萬,然而2020~2022年,員工數量不止翻了一番,截至今年9月底,Meta員工總數達到其歷史高峰8.7人。“Meta僅用兩年時間就實現了此前七年的擴張規模,這樣看來,近期1.1萬的裁員數量并不算什么。”陳志健表示。

除了過度擴張,錯估形勢也是裁員元兇。就業市場分析機構Lightcast高級經濟學家萬庫德(Rucha Vankudre)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科技公司本預期疫情期間的工作和消費模式將會持續,但如今生活逐步正常化,現場辦公取代遠程辦公,網購頻次相應減少,所以企業不得不糾正錯判。

“另一方面,不少科技公司的盈利水平、商業模式是基于未來而言的,投資者憧憬他們能在未來兌現增長,當風調雨順時,基金、風投樂于慷慨解囊;但當利率走高,投資者如果看不到穩健回報,就會猶豫不前,這也是導致一些科技公司受挫的原因。”萬庫德表示。

裁員潮和用工荒

在華爾街看來,硅谷裁員潮主要緣于行業自身問題,不能反映宏觀趨勢。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均在近期報告中表示,盡管未來數月美國勞動力市場增長可能放緩,但更多表現為停滯而非裁員,硅谷大幅裁員對科技行業以外的整個就業市場的影響有限。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指出,自去年12月以來,大型科技企業累計裁員18.7萬,對該行業來說規模較大,但僅占美國總就業人數的0.1%。該行預期,非科技行業不太可能大幅裁員,因為美國經濟總體上仍然人手短缺。

萬庫德也不認為科技行業瘦身將會溢出至其他行業。“對于大型零售商,員工流失將影響銷售,對于制造業工廠,減少人手意味著產量下降,但對軟件公司來說,削減崗位并不意味著軟件就無法運作。那些產出與員工數量直接掛鉤的行業,例如零售還有制造業,不太會見到大規模裁員。”

不僅不會裁員,在通脹居高不下、就業市場依然吃緊、經濟降溫形勢之下,雇主仍不得不快速調整明年薪酬預算。

咨詢公司韋萊韜悅(Willis Towers Watson)近期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美國雇主預計在2023年為員工平均加薪4.6%,漲幅創金融危機以來新高。該公司董事總經理韋斯伯(Lori Wisper)表示,上一次美國企業的工資預算達到當前水平還要追溯到2001~2002年。今年以來,為應對通脹飆升以及招工困難,雇主在薪酬方面的實際支出已經增長4.2%。

科技大廠不香了?人才回流華爾街

過去數十年,進入硅谷大廠是無數年輕人的終極目標,疫情兩年更是將這一觀念推向極致。不過,硅谷裁員潮令形勢發生微妙變化,程夕表示,自己正在猶豫是否回歸金融機構。

“疫情期間,金融、咨詢等傳統行業的人才見證了科技大繁榮,不少人選擇跳槽甚至零基礎‘轉碼’,希望分得一杯羹。現在風水輪流轉,來自谷歌、亞馬遜、IBM等公司的優秀人才正在流向華爾街。在Blind上,我們看到城堡投資(Citadel)、高頻交易公司Hudson River Trading等大型對沖基金招兵買馬,它們目前擁有挑選精英的絕對優勢和話語權。”陳志健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萬庫德也見到上述現象,她表示,此前因科技人才要價不菲,傳統金融機構無力與科技企業搶人,經濟放緩時期金融企業表現堅挺,具備吸收科技人才的實力。“我們會看到人才資源的重新分配,科技從業者流向更多行業,我認為整體而言是有益處的。”

至于科技大廠還香不香?陳志健認為,盡管行業近期震蕩,但薪資仍然高于平均水平且福利優厚,年薪總包動輒高達20萬~30萬美元,故仍是許多美國白領的選擇。他指出,過去兩三年,求職者討論較多的反而是科技大廠的隱性優勢,包括工作生活平衡,提供創意樂趣,能夠發揮影響力的機會。“大廠們仍然求賢若渴,只要你在合適的行業擁有強大的職業技能,還是存在很多機會。”陳志健說。

關鍵詞: 科技大廠

責任編輯:hnmd003

相關閱讀

相關閱讀

推薦閱讀

AG电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