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1jfv"></var>
<ins id="t1jfv"></ins>
<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listing id="t1jfv"></listing></strike></var>
<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var>
<cite id="t1jfv"><strike id="t1jfv"><thead id="t1jfv"></thead></strike></cite><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video id="t1jfv"><thead id="t1jfv"></thead></video></var>
<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var>
<var id="t1jfv"></var>
<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var>
<cite id="t1jfv"></cite><menuitem id="t1jfv"></menuitem><var id="t1jfv"></var><cite id="t1jfv"><strike id="t1jfv"><listing id="t1jfv"></listing></strike></cite>
<menuitem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menuitem>
<ins id="t1jfv"><span id="t1jfv"><menuitem id="t1jfv"></menuitem></span></ins>
首頁 > 汽車 > 正文

從一蹶不振到復蘇轉型 瑪莎拉蒂想“單飛”?

2022-11-07 09:44:13來源:中國汽車報網  

繼法拉利、阿斯頓·馬丁、保時捷之后,似乎又有一家超豪華品牌有了“單飛”的意向。

當地時間11月3日,Stellantis集團發布了三季度財報。在財報會議上,當被分析師問及保時捷成功上市后Stellantis是否會考慮拆分瑪莎拉蒂時,該集團首席財務官理查德·帕爾默表示,瑪莎拉蒂是一項“有吸引力”的資產,有一天可能會“獨立存在”。不過,帕爾默也明確指出,目前尚未就拆分瑪莎拉蒂做出任何決定。

從一蹶不振到復蘇轉型

瑪莎拉蒂要想“單飛”,擁有可持續的盈利能力是關鍵。據了解,在標致雪鐵龍(PSA)與菲亞特克萊斯勒(FCA)合并組建Stellantis集團之前,瑪莎拉蒂是FCA旗下的一個品牌,業績一直起伏不定,產品計劃不斷更改,銷售預期也未能實現。

瑪莎拉蒂2015年全球銷量目標是5萬輛,實際銷售了32474輛。2016年和2017年分別為4.2萬輛和4.87萬輛,到達了銷量巔峰。當時FCA曾為瑪莎拉蒂制定過一個五年計劃,2018年銷量目標7.5萬輛,2022年10萬輛。不過,之后連年的暴跌讓上述目標顯得有些可笑。

2018年,由于在華銷量下滑32%至1.07萬輛,瑪莎拉蒂全球銷量僅為3.49萬輛,銷量下滑也使得該品牌息稅前利潤同比暴跌73%。2019年瑪莎拉蒂繼續下行,全球銷量僅為1.93萬輛,虧損2.19億美元,其中在華銷量降至6240輛。到了2020年,瑪莎拉蒂在中國僅賣出4220輛,全球銷量也降至1.7萬輛,繼續虧損。

2021年初,PSA和FCA完成合并,Stellantis集團現世,開始努力扭轉瑪莎拉蒂長期掙扎的局面,包括提供技術、研發、人力等方面的支持,以混動版本提振新車銷量等。效果比較明顯,2021年瑪莎拉蒂全球銷量提升至24269輛,同時扭虧為盈。在業績恢復的同時,瑪莎拉蒂也開始加速向電動化賽道轉型突圍。

瑪莎拉蒂還有意提高新車發布頻率,更新產品陣容。今年3月,瑪莎拉蒂推出了品牌第二款SUV——Grecale,并提出“Folgore電氣化戰略”及其純電動車型上市計劃,未來將逐漸向“小排量+純電化”轉變。根據規劃,Grecale提供混動、燃油和純電三種動力總成車型,前兩者先發,而純電版一年后即2023年推出。另外,搭載Nettuno引擎的全新GranTurismo,以及其純電版(GranTurismo Folgore)、敞篷版(Gran Cabrio)同樣將于2023年上市。

新產品的推出,使得瑪莎拉蒂在提高利潤方面取得了良好進展。Stellantis集團的三季度財報顯示,全新Grecale的上市及MC20銷量的增長,抵消了Levante和Ghibli銷量下滑所帶來的影響,瑪莎拉蒂該季度銷量同比上漲14%至6600輛,營收同比增長23%至6.3億歐元。

帕爾默表示,當前瑪莎拉蒂的戰略是聚焦改善利潤率,實現“一個豪華品牌應該有的”利潤率,而其對瑪莎拉蒂的產品和利潤前景“非常樂觀”,并稱贊Grecale是品牌戰略“重要的第一步”。

超豪華品牌命運大不同

無論瑪莎拉蒂未來是否會“單飛”,真正的關鍵還是在于品牌自身的實力。近年來,多家超豪華品牌獨立上市。例如,2015年底,法拉利脫離FCA,在美國上市;今年9月底,保時捷脫離大眾集團,登陸法蘭克福證券交易所。英國賽車大廠Prodrive老板大衛·理查茲也在2018年,推動阿斯頓·馬丁在倫敦上市。

不過,這些品牌上市后表現參差不齊。法拉利上市時的發行價為52美元/股,之后數年間不斷上漲,目前法拉利股價已經逼近200美元/股。保時捷發行價為82.5歐元/股,之后不斷上漲,且僅上市數日市值就超過了大眾集團,成為歐洲市值最高的車企,且為全球市值第四大車企。至于阿斯頓·馬丁,自2018年IPO以來,一直飽受銷量下滑、盈利預警等困擾,股價更是大幅下跌。

法拉利和保時捷的成功在人們的意料之中,畢竟這兩個品牌多年來一直保持較高的利潤率,在上市前就是各自母公司的“利潤奶牛”,上市后,依然還能維持強勁的盈利能力,自然備受資本市場青睞。阿斯頓·馬丁則一直掙扎求生,幾經轉手都難以改變江河日下的現況,上市并不能解決其根本問題。

回到瑪莎拉蒂,在Stellantis集團的努力下,該品牌在逐步復蘇,但“造血”能力還遠遠不及保時捷和法拉利。或許,瑪莎拉蒂的“單飛”依然尚需時日。

責任編輯:hnmd003

相關閱讀

相關閱讀

推薦閱讀

AG电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