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1jfv"></var>
<ins id="t1jfv"></ins>
<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listing id="t1jfv"></listing></strike></var>
<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var>
<cite id="t1jfv"><strike id="t1jfv"><thead id="t1jfv"></thead></strike></cite><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video id="t1jfv"><thead id="t1jfv"></thead></video></var>
<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var>
<var id="t1jfv"></var>
<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var>
<cite id="t1jfv"></cite><menuitem id="t1jfv"></menuitem><var id="t1jfv"></var><cite id="t1jfv"><strike id="t1jfv"><listing id="t1jfv"></listing></strike></cite>
<menuitem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menuitem>
<ins id="t1jfv"><span id="t1jfv"><menuitem id="t1jfv"></menuitem></span></ins>
首頁 > 宏觀 > 正文

重磅!國務院發布全國一體化政務大數據體系建設指南

2022-11-02 08:05:43來源:城市金融報  

日前,國務院辦公廳發布《全國一體化政務大數據體系建設指南》(以下簡稱《指南》),要求各地區各部門按照《指南》要求,加強數據匯聚融合、共享開放和開發利用,促進數據依法有序流動等,增強數字政府效能。

《指南》明確,全國一體化政務大數據體系包括三類平臺。

三類平臺為“1+32+N”框架結構。“1”是指國家政務大數據平臺,是我國政務數據管理的總樞紐、政務數據流轉的總通道、政務數據服務的總門戶;“32”是指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統籌建設的省級政務數據平臺,負責本地區政務數據的目錄編制、供需對接、匯聚整合、共享開放,與國家平臺實現級聯對接;“N”是指國務院有關部門的政務數據平臺,負責本部門本行業數據匯聚整合與供需對接,與國家平臺實現互聯互通,尚未建設政務數據平臺的部門,可由國家平臺提供服務支撐。

《指南》是我國一體化政務大數據體系的第一個全國性公共數據的法規性文件。2022年1月21日,浙江省曾經出臺了第一個地方性法律文件,3月1日實施,即《浙江省公共數據條例》,規定了省域公共數據發展和管理的原則、公共數據平臺和數據的收集與歸集等。

目前,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均已結合政務數據管理和發展要求明確政務數據主管部門,負責制定大數據發展規劃和政策措施,組織實施政務數據采集、歸集、治理、共享、開放和安全保護等工作,統籌推進數據資源開發利用。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數字化治理已經逐步普及的背景下,仍有許多業務僅限在省域內統一辦理,異地辦理仍未實現,而《指南》的發布,則勾勒出了一幅政務事項均可異地辦理的藍圖。

健康碼、核酸檢測、疫苗接種等涉疫情數據全國共享,便是全國一體化政務大數據體系最好的范例。相關數據表明,目前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已共享調用涉疫情數據超過3000億次,為有效實施精準防控、助力人員有序流動,堅決筑牢疫情防控屏障,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

在建設任務上,《指南》提出統籌管理一體化、數據目錄一體化、數據資源一體化、共享交換一體化、數據服務一體化、算力設施一體化、標準規范一體化、安全保障一體化等八個一體化任務,明確了各級政府做好全國一體化的原則和方向。

在建設目標上,2023年底前,全國一體化政務大數據體系初步形成,基本具備數據目錄管理、數據歸集、數據治理、大數據分析、安全防護等能力,數據共享和開放能力顯著增強,政務數據管理服務水平明顯提升。到2025年,全國一體化政務大數據體系更加完備,政務數據管理更加高效,政務數據資源全部納入目錄管理。政務數據質量顯著提升,“一數一源、多源校核”等數據治理機制基本形成,政務數據標準規范、安全保障制度更加健全。

北京社科院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智能社會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王鵬表示,全國一體化政務大數據體系的建設,一是更好地解決現實工作當中,政務服務、行政審批資源效率的問題,提升政務服務的效能和群眾、企業的滿意度。二來,能夠更好地實現數據匯集,做好數據治理,保障數據安全。第三點,可以避免過去電子政務平臺建設當中信息不共享、業務不協同、重復建設等問題,讓政務數據在全國范圍內流動,實現全國一盤棋,進而還可以節省政府資金。(朱希杰)

責任編輯:hnmd003

相關閱讀

相關閱讀

推薦閱讀

AG电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