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1jfv"></var>
<ins id="t1jfv"></ins>
<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listing id="t1jfv"></listing></strike></var>
<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var>
<cite id="t1jfv"><strike id="t1jfv"><thead id="t1jfv"></thead></strike></cite><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video id="t1jfv"><thead id="t1jfv"></thead></video></var>
<var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var>
<var id="t1jfv"></var>
<var id="t1jfv"></var><var id="t1jfv"></var>
<cite id="t1jfv"></cite><menuitem id="t1jfv"></menuitem><var id="t1jfv"></var><cite id="t1jfv"><strike id="t1jfv"><listing id="t1jfv"></listing></strike></cite>
<menuitem id="t1jfv"><strike id="t1jfv"></strike></menuitem>
<ins id="t1jfv"><span id="t1jfv"><menuitem id="t1jfv"></menuitem></span></ins>
首頁 > 宏觀 > 正文

不斷刷屏的供銷社,到底有怎樣的“前世今生”?

2022-11-08 08:13:07來源:城市金融報  

供銷社突然火了。

近期,多地發布關于供銷社經營建設計劃引發公眾熱議。而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第七屆理事會第四次全體會議曾提到,供銷合作社全系統2021年銷售總額創歷史新高,達6.26萬億元,同比增長18.9%。伴隨一系列數據受到關注,“供銷社”這個已經淡出人們記憶很久的名詞,最近又重新熱了起來。

那么,不斷刷屏的供銷社到底有怎樣的“前世今生”?為何要重建?

供銷社的“前世今生”

供銷社是農村供銷合作社的簡稱。

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官網的介紹信息顯示,合作社在我國已有近百年的歷史。新中國成立后,黨和政府一直把發展合作社作為促進農村經濟發展、解決農民問題的重要方面,切實給予引導、支持和推動。

新中國成立后到1957年,供銷合作社在全國得到迅速發展,形成了一個上下連接、縱橫交錯的全國性流通網絡,用于滿足農民生產生活需要、組織農村商品流通等。1958年以后,供銷合作社經歷了一個曲折的發展時期,與國營商業兩次合并,后又兩次分開。

不過,供銷社系統其實一直都存在,并沒有徹底退出歷史舞臺。

1982年,在機構改革中,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第三次與商業部合并,但保留了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的牌子,設立了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理事會,保留了省以下供銷合作社的獨立組織系統。

進入90年代,供銷合作社又進一步探索向綜合性農業服務組織發展的新路子。

1995年,考慮到農業、農村經濟發展需要,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恢復成立。1999年,供銷合作社的工作重點轉向了扭虧增盈。2000年全系統扭虧為盈,當年系統匯總實現利潤13.77億元。2001年,情況進一步好轉,匯總實現利潤16.39億元,2002年達到28.6億元。

而到了2021年,全系統實現農產品銷售額27591億元、日用品銷售額14925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4.3%和17.1%,進一步暢通了農產品上行、日用品下行雙向通道。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孔祥智表示,供銷社在整個計劃經濟時期發揮作用很大。一直到改革開放前,農村中的主要商品都是供銷社提供的。

為何恢復

那么,為什么近年來多地要恢復重建基層供銷社?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稱,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非常重視供銷合作社的改革與發展,中央多次指示,要發揮供銷合作社應有的作用。但多地供銷社發展并不平衡,有地方供銷社一直在發揮作用,但也有很多地方基層社萎縮得非常厲害。

湖北日報報道中也提到,因歷史原因,在上一輪供銷合作社體制改革后,基層社一度陷入低迷困境。2014年,湖北省基層社數量僅696個,比最多的1984年1800個減少61%。

2015年,《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深化供銷合作社綜合改革的決定》發布,提出要按照強化合作、農民參與、為農服務的要求,因地制宜推進基層社改造,逐步辦成規范的、以農民社員為主體的合作社,實現農民得實惠、基層社得發展的雙贏。

此后,官方亦多次提及深化供銷合作社綜合改革。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中還提到,開展生產、供銷、信用“三位一體”綜合合作試點,健全服務農民生產生活綜合平臺。

在孔祥智看來,近年來多地恢復重建基層供銷合作社,正是響應政策要求。

面對多地恢復重建基層供銷合作社,定位是什么?孔祥智分析道:“供銷社不管是重建還是運作,都是在市場經濟整個大背景下進行的。多地恢復重建基層供銷社,主要是為了給農民更好地提供生產和生活服務。”

孔祥智提到,多地重建基層供銷社,生產服務多會依托當地的農民專業合作社等,將其納入到供銷社系統,通過給它們提供支持,以保證農資質量。生活服務則主要依托農民辦的超市。現在很多農村超市會存在銷售假冒偽劣商品等,將這些超市納入到供銷社系統,可以給它們提供基礎設施、商品服務等,來保證貨源。

關于未來發展方向,最新政策表述則來自2017年《中央編辦關于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主要職責和內設機構調整等問題的批復》,其中強調供銷社發展重點為:“電子商務”、“金融合作”、“資產管理”。

而民生證券研報也指出,供銷社從未消失,只是隨著定位的變化起伏波動。如今的供銷社早已褪去計劃經濟底色,以市場化方式服務三農,未來或至少有現代化農村物流、電子商務和金融信貸三大方向。

業內:仍發揮“毛細血管”作用

供銷社重新崛起后會不會將農村民營商超擠出市場造成壟斷?

中國社科院農村組織與制度研究室助理研究員、中國國外農業經濟研究會副秘書長蘆千文認為,大量恢復的基層社并不會改變市場格局,不會像以前一樣,供銷社基層機構重建了,業務恢復了,其他的市場主體就做不下去了。這其實也是市場規律使然,看準了農村的發展機遇,所有的市場主體都會進入,開展競爭,這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農村市場體系的完善。

上述專業人士表示,供銷社為農服務形式不斷創新,比如在對農戶的引領、服務和組織方面,供銷社最大的特點不是通過行政手段實施,而是通過合作制、市場化手段以及廣泛的經營服務網絡來開展。

實際上,當前供銷社在基層農村仍然發揮著“毛細血管”的作用。蘆千文介紹,在一些偏遠地區,人口流失較大,現代生產方式普及率較低,市場主體往往觸及不到,比如一些山區,因為交通不便,農資和生活用品運輸的成本很高,一般企業不愿意去做,所以供銷社正發揮著越來越關鍵的作用。

這也被視為當前供銷社改革的一個重要方向。上述專業人士介紹,在當前農村電商快速發展的情況下,“最初一公里”、“最后一公里”仍然是疏通農村流通體系、助推農業產業發展的重要突破口。供銷社可以發揮覆蓋城鄉的經營服務網絡優勢,不斷完善農村流通服務網絡。

另一方面,供銷社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穩定器的作用。市場也會有失靈或者是失調的時候,這時候我們就需要多個系統來保障市場運轉,供銷社就是其中一個系統。

蘆千文認為,供銷社在未來的改革要兼顧經營性和公益性。大家要理性認識供銷社的恢復重建,一直以來,供銷社的改革是在持續不斷推進市場化,但因為面臨工商企業包括國有企業的競爭壓力,供銷社市場化改革并不順利,所以還是應該走公益性職能和經營性業務相互促進的發展道路。

責任編輯:hnmd003

相關閱讀

相關閱讀

推薦閱讀

AG电投厅